当前位置:首页 > 论文 > 文章内容页

重彩画的表达与发展探讨论文

来源:爱文章网 日期:2019-09-05 07:10:01 分类:论文 阅读:

  相较于古代官宦画院画家采用的富丽堂皇的绘画技法古代杰出的民间画家采用了朴素的表现技法,也同样以单纯的色彩力度震撼了人们的灵魂。同时体现出了与西方文明截然不同的东方文明,以及中国人的传统审美情趣。特别是在唐代此特点尤为突显,由于唐高宗推行佛教,并大力实行开放政策,期间大量的绘制绚斓多彩的壁画,这一举动,使我国在对纯天然颜料的开发以及以工笔重彩为重要表现的绘画形式在整个封建社会达到了最高峰。如胡伟教授所说:“古典美术研究是为当代艺术表现服务的。”“传统工笔重彩是中国现代重彩画研究和发展的重要依据,并为中国现代重彩画提供了艺术思维和创新养料。”①

  人们在对传统工笔重彩画的发现与探讨中,根据其发展的脉络与新时代新事物和新的美学观念相结合产生更具有时代意义和创新意识的现代重彩画这一新的绘画理念。而中国现代重彩画的研究改创成果又直接引导的启发着中国专员们对中国古典美术的研究与探讨,并且更加深入、更大宽度的拓展传统。使新时代的人们更加的了解传统重彩,更能用客观而公平的视野去看待重彩画这一绘画品种。这是一种相互作用、相辅相成的、不可割裂的关系。所以在对中国现代重彩画和对传统工笔重彩的研究上都不应该是采用单一探究或孤立的,如果孤立的研究传统工笔重彩,那么将会重复古人的办法与技法,无法得到时代所需要的进步与创新。

  而就绘画创新而言,中国现代重彩画在借鉴传统时,理应首先明白自身要从敦煌壁画及传统工笔重彩中借鉴哪些东西和传承哪些东西,对自身的艺术创造发展又将产生什麽样作用,现代重彩画在对传统的继承与挖掘应具有极强的针对性和主动性。中国现代重彩画恢复并发展了传统工笔重彩、民间美术的特有色彩表现力,中国传统工笔画派在绘画史里经历过辉煌盛世也遭受过抨击和抵制,在几乎奄奄一息之际,现代重彩画以传承与纳新的兼容并蓄的形式将传统工笔重彩画重新以绚丽多彩的艺术形式感染众人,使传统工笔重彩重新以最夺目的方式回到众人的视野。传统工笔重彩的色彩魅力在中国现代重彩画中得到了充分体现。现代重彩画正因为传统工笔重彩本身所具有的色彩魅力使之在新时代横空出世时成为最受众人瞩目的新画种之一。

  现代重彩画在新的时代以新的审美理想,融合了西方绘画的语言,传承了传统重彩画,形成自己的表达

  水墨画以单纯的色彩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清新素雅的艺术世界,这其中既有黑白对比产生的视觉因素,也有着历史文化所积淀的心理因素。但我们生活在色彩斑斓的世界里,然而我们的绘画艺术仅仅只是黑白对比的水墨世界,这样的绘画表现显然是无法使我们得到满足的。所以我们开始探索和追求新的变化,人们开始意识到墨色作为中国画的代表色,同样可以在工笔重彩画中施用并呈现它在水墨画中的色彩意义而不仅仅是勾勒形态。假如我们无法割舍水墨意趣,又无法忽视色彩世界带来的绚丽多姿,那么唯有探讨水墨意趣与斑斓的赤、橙、黄、绿、青、蓝、紫如何巧妙结合运用,通过画笔的精心描绘也可以使之赋予灵魂和生命,更可以产生视觉上的冲击和心灵上的触动。

  中国人讲究“功夫”二字,既是要求做事需要有扎实的功力又要有娴熟的技巧,这一说法我们可以在中国的传统绘画里得到答案。中国传统的工笔画对于线条的勾勒是极为讲究的,其要求勾勒的线条如同太极一样追求柔中带刚刚中带柔的微妙,这一微妙并非所谓绘画“天才”一上手便能掌握,中国绘画的“功夫”讲究的更是日积月累的磨练。但相对于勾勒轮廓时有限度的用笔之外,传统工笔画在色彩表达的方法上多以平涂罩染的方法居多,有时以分染体现深浅,追求润泽透亮。因此色块呈平面,笔迹的可读性较弱,技术上亦难以引人入胜。所以在改创中国绘画艺术的新时代唯有增加色彩的变化,大胆尝试多种敷色的手段,才能变平板为生动,摆脱平板这一尴尬。

  “传统的工笔重彩画在观察方法上的客观理性、表现方法上的精微细致、画面效果上的雍容华贵,都体现出了传统工笔重彩画这一样式更注重于视觉需求的写实特性。”②这使得相较于水墨画,传统的工笔重彩画在形与色的表现上更接近于写实。但这种写实与西方绘画中的客观分析表现对象的写实观念有所不同。西方的写实绘画的特点要素即是着眼于景物形、质、色乃至光影、环境、空间的客观性和科学性。而传统工笔重彩画的写实是在对景物本身进行细致入微的刻画,同时,更是注重其所呈现的精神内涵,如山水自然情境的展现、花鸟生命意蕴的传达等等,即所谓的“以形写神”。从这一点上看传统工笔重彩画的写实特性与水墨精神是相一致的。

  我们生活在夕阳西下、春江月夜等美景,事物本身就具有它特定的色彩,所以在早前就有谢赫所提出的“随类赋彩”,即是通过事物的特定色彩赋予画面色彩。谢赫“六法”中“随类赋彩”的提出对于中国古代绘画无疑是一大进步的,这也使之成为画家们曾纷纷追逐和效仿的绘画方式,但时代变迁,对于绘画我们更是注重追求着绘画精神的向往,更加在意的是通过绘画方式抒发内在心灵和内心情感的表达。显然,遵循“随类赋彩”的绘画方式已经无法令我们感到满足,我们需要抛开客观事物色彩对于我们的束缚,我们希望能做到主宰画面色彩的表达。我们开始感受到每一种色彩自己都存在找自己独具一格的表情与特色,以一种“随心赋彩”的方式,实现色彩从视觉到精神的转换。这就使得我们在今天已经很难对某一种绘画样式设定一个审美价值的标准和规范的操练方式,因为我们对世界的认识、对传统的认识、对艺术的认识都越来越多元化、个人化,但这也正是我们对待艺术更加客观和尊重的体现。我们应当选择真诚、平和地面对自然和人生,真切、坦然地呈现自己的心性和灵性,这是水墨精神给我们的启示,也是重彩画传达给我们的讯息,更是我们在现代生活中通过绘画超越世俗陶养自身实现生命意义的要求。

  现代重彩画在探索如何使传统工笔重彩画更具时代进步性、更具现代创造性,将西方美术技法融人表现中国民族精髓的道路。这是近代国内不同画种优秀画家思索、研究和努力解决的问题,尽管侧重点不同,形式风格和审美情趣也不完全一致,但两者都是在实践中把东方传统艺术的特殊魅力和西方现代艺术的表现力,把富有地方民族特色的艺术感受和面向世界的开放审美境界,巧妙而和谐地结合起来。从现代重彩画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画家们努力学习和继承中国传统绘画和民族民间艺术的许多努力,如吸纳了古代崖画的稚拙,汉画象砖的浑厚朴实,敦煌壁画的多彩流韵。同时也借鉴和吸收了西方现代艺术大师的技巧和手法,如凡高的象征手法,马蒂斯的强烈色彩对比,毕加索的立体分解,这些绘画元素我们均可以在现代重彩画里找到。这些元素的结合是画家们历经多少个日夜不断尝试与探索而来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可以从他们的绘画作品里感同身受。

  现代重彩“云南画派”的发展

  而就现代重彩画这一画种而论,最具有代表和最值得探究的应属独具地方民族特色的云南重彩画派。严格来说,“云南画派”这一称号在中国是不存在的,而“云南画派”也不是南方画派。中国著名重彩画画家胡永凯先生曾说:“云南画派其实是美国人起的,该画派被称为具有中国情愫的现代艺术,也可以说是中国绘画在世界艺术之林被承认的新画派。在中国应该称其为:中国现代重彩画。“艺术家所接受的生活环境、文化背景都与艺术家的潜在独立人格有着密切的联系,艺术家所受到的生活环境、文化背景都影响着艺术家潜在的独立的人格。”③

  “七十年代末的中国被一场关于思想解放的热潮席卷着,中国的艺术家们渴望能够挣脱长期禁锢住自己的精神枷锁,抛开僵化呆板的思维方式和封闭得一尘不变的艺术模式,艺术家们开始追求独立的心灵、独立的思想,在探讨寻找自我的过程中,创造新的艺术语言,中国画坛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流派纷呈的新气象。”⑤八十年代初,带着追求对中国绘画改创与革新的满腔抱负,云南艺术学院的丁绍光、云南画院的蒋铁峰和相继赴美的好几位旅美云南画家,开始了在美国这一与中国文化背景相差甚远的土地寻求自我的风格定位以及对自身艺术修养的突破与革新,凭着勇于改革创新的精神,他们在世界艺术领域傲然树起了“云南画派”的旗帜。他们将历经“苦修行”的云南重彩画的艺术成就带进了世界画坛,以天资和努力不懈的精神探索着融合东西方绘画艺术的道路,为中国绘画艺术向世界艺术的推进迈出了一个大脚步,同时也为世界艺术多元化的发展作出了可贵的贡献,并受到了国际艺术界的万众瞩目,取得了巨大成功。他们的作品进入西方主流的文化市场,在巴黎、日本均引起了轰动。

  赴美探究先驱的丁绍光凭借一系列传统工笔重彩画和版画以及富有浓郁的云南民族特色与完美融合的极富个人风格的中国现代重彩画(如图3-1)被称为中国现代重彩画之神韵领世界画坛之风骚的艺术家。法国的当代权威评论家安德鲁帕利诺曾这样评述过云南画派的精神领袖丁绍光,他说:“丁绍光的艺术具有超越时空的魅力,他用一支神似的笔揭开了中国三千年文化的秘密,他对爱与美的升华使他成为‘二十世纪的乔托’。”

  而云南画派能站立于世界画坛,得到世人肯定与赞赏,除去画家们的天资与不懈探讨,云南这块独具特色的民族地域更是其中不可或少的重要因素。云南独特韵味的民俗风情、独具一格的民族服饰、风姿妖娆的边寨山水,都给予画家们源源不断的灵感和题材。更有难能可贵的民俗文化如天真质朴的民间艺术,蛮荒旷野的原始艺术,神幽深邃的宗教艺术;面具、瓦当、刺绣、蜡染、岙口、古寺、奇塔,这些民族特色尤为突显的元素都给予画家们创作时强烈的美感,种种的宝贵的自然风景及特色的民族风情使他们寻找到了突出既富于民族特色又具有现代“重彩”的依据,寻找到了表现民族生活美、人的精神美的依据。

  现代重彩画的表达

  “现代重彩画的表现特点是:在高丽纸上以传统笔墨和水粉颜料、丙烯颜料,采用平面构图,以勾线、工笔画、水彩画、油画技法创造出的一种具有极佳装饰感的绘画。”⑤高丽纸易于晕染、皱擦,可以在纸上恣意抒写,泼洒刮擦;反面的用色,正面的溅泼、罩色,使画面产生特殊的肌理趣味;笔迹的横竖走向、凝结的色块,这种以西洋画的色彩和现代构成方式使画面满目生机。我们可以从现代重彩画家蒋采萍的绘画里看见传统与创新相结合的新火花。

  蒋采萍,现代工笔重彩的人物画家。自大学时代的(母子图)入选1957年的全国青年美术工作者作品展览会(即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开始涉入画坛,至1970年代末进入收获期,1990年代臻于高峰。她以新的绘画语言方式描绘了新时代历史的人物如黄遵宪、秋瑾、孙中山、宋庆龄(如图4-1)、叶浅予,除去这些新时代的人物,蒋采萍笔下的人物大部分为女性尤其少数民族女性形象,而《戴银冠的苗女》(如图4-2)则突现着那银冠的文化象征意味。

  艺术的一个最大长处不是“进化”而是变化。现代重彩画就是在或中或西、或传统或现代等方面的综合中找到了微妙的融合点:无论是画面的形体结构、色彩规则方面,还是中国画以书法入画、讲究传统笔墨方面,皆兼容并蓄。在画种上,国画、油画、工笔、装饰均勇敢的加以尝试。而最值得一提的是,对于笔、墨、纸等这些中国的传统绘画工具并没有受到遗弃而是加以巧妙运用。

  现代重彩画近二十多年的发展,从云南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北京、上海等不少地方都活跃着一批现代重彩画作者,他们将现代重彩画表现的手法,结合本地区的特点,取材于北国风光、江南水乡创作了不少优秀作品。对于这个新兴画种的深入研究,必将对我们的创作带来积极意义。各种信息、意识的联想,通过积极的思维模式的组合,都能成为蕴含艺术家不同感受、理解和象征的表达。这肯定是对单一的、主题性、情节性的传统绘画的一种冲击。

  “如果说中国画来源于诗词,讲究笔墨功夫;西画来源于写实和科学,讲究空间;那么现代重彩画则吸收了中西绘画的基本语言,在色彩、线条、黑白节奏等方面,给人造成一种强烈的视觉印象,这就是现代重彩画具有生命力的地方。”⑥而令人耳目一新的中国现代重彩画的出现不仅对中国画坛产生了强有力的冲击,它更是轰动了西方世界,使各国人民为之震撼,并广受到各国人民的称赞,显示了其强劲的生命力。

  如果说传统的中国水墨文人画是最具特色的中国传统绘画,我们可以说,中国现代重彩画则是最能将中国绘画走向世界的中国特色画种,而事实也是如此,中国现代重彩画充分利用了现代色彩、材质运用方面的特长,大胆把西方抽象、及构成与装饰美感引进绘画中来,以特有的造型、色彩、肌理交织而成的视觉美感,极大的强化了绘画的本质特征,丰富了中国绘画的表现力。中国现代重彩画有着传统水墨文人画所无法替代的功能作用,它将色彩充分发挥,将其绘画的生命倾注于色彩之中,大肆将情感付诸于色彩,产生艳丽富饶的视觉效果。

  中国现代重彩画是兼容了中国古代绘画与中国现代绘画、东方绘画艺术特点与西方绘画艺术特点,是极具包容性的新型画种。它以其独特的装饰风格与情趣和明快华丽的色彩,为中国绘画开拓了一个新的领域、新的空间。现代重彩画在新的时代吸纳传统重彩画与民间绘画艺术,结合西方绘画元素以新的姿态展示在世人眼前,以以它博大包容的艺术特质和最绚烂的色彩受到众人瞩目。

X

打赏支付方式: